陆俊:吹响甲A第一哨执法过世界杯却贪欲万劫不复锒铛入狱

2003年甲A第25轮上海申花与上海国际的德比之战,场面一度非常混乱,场面上双方球员的动作都很大,当值主裁判陆俊此役一共吹罚33次,出示了一张红牌和一张黄牌。

“陆俊非常善于利用规则来控制比赛。如果不知道他收了钱,他的吹罚几乎很完美,但他收了钱而是按照即定的思路来控制比赛,这性质就大不一样了。”2011年在《足球之夜》的节目里著名裁判专家淦耀曾说。

那场比赛陆俊收钱了,但从场面控制和吹罚尺度上来看,人们几乎看不到任何问题,可见陆俊的“业务水平”的超高,就算是黑哨也极具掩护性。

其实直到陆俊挂哨他一直是中国裁判里的“天花板”,可又是什么让曾经的金哨变黑哨,又沦为阶下囚呢?

陆俊在1978年考入了北京体育学院后,就专攻足球专业,由于不是职业选手,他把自己的领域放在了足球裁判上,可以说他是新中国的第一批学院派裁判,19岁开启足球裁判生涯,1991年成为了国际级裁判,并且吹罚了第一届女足世界杯。

当时他还有一个身份是北京工业大学的体育老师,他的恩师曹镜鉴是颇具资历的国际级裁判,这些优势让陆俊在裁判道路上平步青云。他的专业能力和学识让他从中国足球的大环境里脱颖而出,成为了当时中国最具代表学院派裁判,他和后来的孙葆洁也一直是中国裁判的顶峰。

1994年中国甲A联赛成立,中国足球有了属于自己的职业联赛,揭幕战落在成都,由四川全兴迎战辽宁远东,成都体育中心涌进了40000名球迷座无虚席,老一辈的球迷可能还记得打进甲A第一球的球员叫魏群,他攻进了一粒意义颇深的点球,而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当年吹罚这场比赛的裁判就是陆俊。

那场具有深刻意义的比赛陆俊是中国足协的第一选择。35岁的他代表着中国裁判的“最高水准”。此后他在中国顶级足球赛事中担任主裁场次超过200场,两度当选亚足联颁发的年度最佳裁判,2004年当选甲A10年最佳裁判。

如果这些荣誉还不够,他的履历上还写着2000年悉尼奥运会、2001年日本联合会杯足球赛、2002韩日世界杯决赛阶段……2002年是中国足球的顶峰无论是球员还是裁判。

韩日世界杯陆俊在执法墨西哥VS克罗地亚的比赛中,克罗地亚队长济夫科维奇在禁区内阻击式犯规判被陆俊送上红牌+点球,一度引起较大争议,该红牌也是韩日世界杯的首张红牌,也是中国裁判在世界杯历史上掏出的首张红牌。中国人其实在世界杯上什么也没留下,而唯一有点关联的可能就是这张红牌了。

当他宣布挂哨时亚足联特意安排了一场他的收山之作——2004年亚冠决赛当值主裁判。

直到2011年之前陆俊一直是中国足球的“正面形象”,代表着公正和严明,如今想想也是讽刺,那场上海德比,陆俊收了上海申花35万元,注意这是20年前的35万元。

按照当时的物价这笔钱可以在北京或上海买一套地段还不错的100平米的房子,后来陆俊在看守所接受采访时说:“我没有能力抵御住金钱的诱惑,虽然也不能完全靠个人去抵御,但现实是我没有做到。我也在总结,觉得就是人的贪婪。”

2011年3月30日陆俊被曝在2003年中国足球甲级A组联赛(后改名为中超联赛)中收受35万贿金,帮助申花赢得冠军,那场比赛其实还有很多人包括前国脚申思、祁宏等人都因此入狱,12月,陆俊案开庭,在庭上他供认其接受了81万元的受贿。2012年2月16日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前足球裁判陆俊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

一代金哨成为阶下囚,一个“贪”让曾经中国裁判的正面形象万劫不复,这年他53岁,挂哨的第八年一代英名尽毁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出现在庭审现场的陆俊也都没了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满头白发,一脸愁容,穿着球服带着手铐,足球成就了他也最终摧毁了他,“学院派”的陆俊成了“监狱派”。

在司法部燕城监狱服刑期间,罪犯陆俊积极参加文化活动,按时完成劳动,服从分配,获得5次表扬奖励及一次单项表扬,最终减刑一年。他在牢里主要是从事绿化和打扫的工作,清洗厕所、刷洗便池这些脏活、累活他都肯干。

出狱的陆俊很少公开场合露面,但年除了牢狱之灾,他还被没收违法所得78万,罚款10万。而当年在减刑庭审时陆俊自己说:“我的爱人和孩子都有工资,出狱后没有生活困难。”他儿子据说在做钢材生意而且发展不错,出狱后和儿子一起做生意,业余爱好是爬山。

而他的公职和社会地位已经没有了,曾经有人拍到过他在地铁上,和很多退休老大爷并无二致,或许谁也想不到这个在地铁上打瞌睡的老大爷曾经是中国足坛裁判界呼风唤雨的人物,他被终身禁止参加足球活动,那个让他万众瞩目的项目最终也彻底毁了他,一切都源自于他内心的贪欲,咎由自取,他有很多的标签,第一个执法世界杯的中国裁判、第一个执法奥运会的中国裁判、亚足联年度最佳裁判……如今只剩下“黑哨”陆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